林某某涉嫌销售假药罪一案辩护词

更新时间:2018-07-13 15:16:06 点击次数:2415次
  

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江苏念黎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本案被告人林某某的委托,指派孔祥翔、葛绍山律师为林某某涉嫌销售假药罪的一审辩护人。接受委托后,辩护律师详细查阅了本案全部卷宗、听取了被告人的陈述、并调取了相关证据。现就被告人林某某涉嫌销售假药罪一案,就本案的法律适用及量刑方面发表辩护意见如下:

一、本案的法律适用问题

被告人林某某涉嫌销售假药的行为不应当适用“两高”颁布的《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414号)。林某某涉嫌销售假药的行为均发生于该司法解释实施之前。依据《关于适用刑事司法解释时间效力问题的规定》“ 三、对于新的司法解释实施前发生的行为,行为时已有相关司法解释,依照行为时的司法解释办理,但适用新的司法解释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利的,适用新的司法解释。”之规定,以及“从旧兼从轻”的原则,林某某之行为应当适用2009年“两高”出台的《关于办理生产、销售假药、劣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99号)的规定。

公诉人则认为销售假药罪在经过《刑法修正案八》的修改已由危险犯转为行为犯,2009年“两高”司法解释对该罪刑的量刑部分已不再适用,该观点显然属于对法律、司法解释的误解,且有违“从旧兼从轻”及“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首先,《刑法修正案八》实施之后,无论立法机关还是“两高”均未出台相应的法律、司法解释或规范性文件对2009年司法解释(法释〔20099号)不再适用作出明确的释明。其次,根据“两高”2014年新司法解释法释〔201414号)第17条的规定,2009年司法解释(法释〔20099号)的废止时间系2014年新司法解释法释〔201414号)实施后。再者,在《刑法修正案八》实施后至2014年新司法解释法释〔201414号)实施前,司法机关在司法实践中对于销售假药罪量刑情节中“其他严重情节、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认定均参照、适用2009年司法解释(法释〔20099号)的规定;2014年新司法解释将销售金额归入“其他严重情节”、“其他特别严重情节”,属于扩大了对本罪的量刑情节的解释,因此,应当适用“从旧兼从轻原则”,作出对被告人有利的解释。

无论《刑法修正案八》还是2014年新司法解释法释〔201414号),其立法本意均是为了降低本罪的入罪门槛,增强司法实践的操作性,进一步保障人民的生命、健康安全。本案被告人林某某之行为不仅未造成严重后果,且让广大患者得到了廉价的延续生命的药物,因此其行为从“司法为民”的价值观上,也不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的“其他特别严重情节”!

林某某系香港公民,依据香港特别行政区《药剂业及毒药条例》之规定,林某某进口、销售涉案药品均已获得香港药品管理局的审核批准,其在香港销售涉案药品的行为不属于犯罪,根据林某某的供述,李某某、韩某某、何某某、王某曾先后至香港取药并自行带回大陆,该部分药品的价款不应纳入林某某本案的犯罪金额中。其通过水客将涉案药物带往大陆的行为,参考刑法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本法规定之罪的,适用本法,但是按本法规定的最高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可以不予追究”之立法本意结合香港特别行政区《药剂业及毒药条例》32条对于获发牌毒药批发商的人输往香港以外地方的购买人予以刑事豁免的规定,建议对林某某从轻处罚

随着我国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原则载入修改后的刑诉法,保障人权成为刑诉法的基本任务之一,与惩治犯罪共同构成刑事诉讼的价值目标。从保障人权出发转变刑事司法理念,就是要重视刑事法治、慎用刑事手段、规范刑事司法权运行。既要强调刑罚谦抑原则,真正把刑法作为调整社会关系的最后的手段、不得已才运用的手段。对林某某涉案行为从轻处罚符合我国转变刑事司法理念的要求。

二、对林某某涉案行为的定罪量刑建议

林某某系香港公民,依据香港特别行政区《药剂业及毒药条例》之规定,林某某进口、销售涉案药品均已获得香港药品管理局的审核批准,其在香港销售涉案药品的行为不属于犯罪,根据林某某的供述,李某某、韩某某、何某某、王某曾先后至香港取药并自行带回大陆,该部分药品的价款不应纳入林某某本案的犯罪金额中。其通过水客将涉案药物带往大陆的行为,参考刑法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本法规定之罪的,适用本法,但是按本法规定的最高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可以不予追究”之立法本意结合香港特别行政区《药剂业及毒药条例》32条对于获发牌毒药批发商的人输往香港以外地方的购买人予以刑事豁免的规定,建议对林某某从轻处罚。

随着我国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原则载入修改后的刑诉法,保障人权成为刑诉法的基本任务之一,与惩治犯罪共同构成刑事诉讼的价值目标。从保障人权出发转变刑事司法理念,就是要重视刑事法治、慎用刑事手段、规范刑事司法权运行。既要强调刑罚谦抑原则,真正把刑法作为调整社会关系的最后的手段、不得已才运用的手段。对林某某涉案行为从轻处罚符合我国转变刑事司法理念的要求。

三、对于2014121“两高”实施的《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简称两高新解释)的法律建议。

 两高新解释第四条中将销售金额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的“其他特别严重情节”:其本意在于,一般而言,假药销售金额越高,社会危害性就越广、越大,而本案以及发生在全国范围的同类型案件却并非如此。我国的药品价格之虚高(尤其是相对于国民收入而言)已被我国民众广为诟议,以涉案涉案药物易瑞沙为例,其在印度的销售价格不过为我国国内合法销售的同类药物的几十分之一,在涉案药物流入我国之前,广大病患及亲属为救治、延缓生命而购买药物陷入贫病之中,而政府相关部门却无视病患群体的疾苦,不采取相应措施如国际通行的药品强制生产许可,这才是真正的渎职犯罪行为!

本案中的假药属于未经批准进口而以假药论处的法律拟制型假药,林某某等涉案人员的行为固然违反了国家药品管理法规定,但其行为没有侵犯他人的生命权、健康权,相反有益于广大病患。众所周知,广大病患服用了这些药品后,身体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还有治疗效果,延续了生命。正因为目前合法的对症治疗的药品价格昂贵,使得一般患者难以承受,广大病患者的积极反复购买客观上推动了林某某等涉案人员的行为

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表现为对刑法所保护的客体的侵害。关于销售假药罪,我国1997年刑法规定为“生产、销售假药,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刑法修正案(八)将本罪去掉了“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要求,其宗旨是强化对民生的保障,以避免司法实践中出现的尴尬,这就是因“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取证困难而影响对该罪的惩治,对此,前述两高新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销售少量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境外药品,没有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等等,这些说明,保护人的生命权、健康权是销售假药罪立法的核心意旨。

林某某等涉案人员的行为客观上惠及了广大病患者。刑事司法的价值取向表现为人权保障与社会保护两个方面,对社会秩序的保护从根本上讲也是维护人民的共同利益需求。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强调“要坚持人民司法为人民”,“通过公正司法维护人民权益”;同时强调“必须坚持法治建设为了人民、依靠人民、造福人民、保护人民,以保障人民根本权益为出发点和落脚点”。 林某某等涉案人员的行为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触及到了国家对药品的管理秩序,但其行为对这些方面的实际危害程度,相对于病患群体的生命权和健康权来讲,是难以相提并论的。如果对林某某等涉案人员苛以重刑,将背离刑事司法应有的价值观。

综上,建议出台司法解释,对于药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条第二款第二项所规定的“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法律拟制型假药不予适用两高新解释中第四条第六项的规定。

上述意见供参考。

                             

        江苏念黎律师事务所

                                 辩护律师  孔祥翔

 

 

 

 

 

 

附:

香港特别行政区《药剂业及毒药条例》32

“在批发销售以及将物质售予某些人方面所作的豁免 

除条例另有规定外,本条例不得引申应用于或干涉下列活动 

(b)销售毒药以供根据第28A条注册为药剂制品出口商或根据本条例获发牌为毒药批发商的人输往香港以外地方的购买人”

药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条

禁止生产(包括配制,下同)、销售假药。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假药:
(一)药品所含成份与国家药品标准规定的成份不符的;
(二)以非药品冒充药品或者以他种药品冒充此种药品的。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药品,按假药论处:
(一)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规定禁止使用的;
(二)依照本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或者依照本法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
(三)变质的;
(四)被污染的;
(五)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
(六)所标明的适应症或者功能主治超出规定范围。